足球赛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杯赛 >

杯赛

老梁说西德夺世界杯_90年世界杯德国对南斯拉夫

发布时间:2021-11-16 09:17杯赛 评论
老梁说西德夺世界杯,90年世界杯德国对南斯拉夫他是谁,谁又是内鬼长篇悬疑刑侦推理小说《图纸》背后的故事一座身处茫茫大草原的秘密工厂,层层封锁警戒,牢固如铜墙铁壁。唯有...

老梁说西德夺世界杯,90年世界杯德国对南斯拉夫

他是谁,谁又是内鬼长篇悬疑刑侦推理小说《图纸》背后的故事

一座身处茫茫大草原的秘密工厂,层层封锁警戒,牢固如铜墙铁壁。唯有盘旋在地下的水暖工程将这座分级隔离的工厂紧紧联系在一起。“水暖管道图纸”成为直捣工厂要害的关键,也从此改变了水暖工英子的命运。“破坏者”出现了,他是谁,谁又是内鬼,一场关乎生死的较量由此展开了。

这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不过 在讲述所有的故事之前 我想先告诉您 我曾经为要讲述的这些故事被抓捕过。

两次!

地点――某厂禁区。

抓捕者――我很熟识的那个哨兵。

我的确是想潜入某厂的禁区。为了一架飞机和一张秘密图纸。

但可惜的是哨兵毫不留情。

抓捕我的过程大体是这样:哨兵先是朝我笑笑 好似要跟我这个熟人打声招呼 待接近了我之后忽然把脸一绷 大喝一声不许动!紧接着就把我的手臂给反剪了过去。

您知道 哨兵们是天天要进行擒拿格斗训练的 因此 我的手臂经他一拧便再动弹不得了。

再之后 我被押往审讯室。

途中 我没敢乱说乱动。因为我知道 此时 他 我熟悉的那个哨兵 正端着上了刺刀的半自动步枪 紧跟在我的身后 我俩的距离不会超过一米远。半自动步枪上的刺刀我虽然看不见 可是我的后背已经开始感到从刀尖儿上传递过来的那股逼人的寒气了。于是我规规矩矩地按照他的命令慢慢前行 不敢越雷池一步。

我要告诉您 某厂禁区的哨兵是单列 直属某军区 拥有无限开火 因此 我不想让他啪地一声把我撂倒在地。

如果是那样的话 就没人给您讲述下面的故事了。

其实 出生在20世纪的人大体都记得那架飞机。有好多人甚至还能说出它被击落前前后后的故事。那家伙当时十分猖狂 在我们的领空上肆意乱飞 就跟在自家的后花园儿里散步差不多。我方虽多次提出警告 还提出外交照会 但其置若罔闻。嘿 有本事你打我啊?那混蛋飞行员知道我国尚无远程导弹 在天上叫板。这叫板声激怒了一位将军。将军姓黄。叫黄――我不能说的再具体了 因为那样就要涉及一段秘级很高的秘密了――将军一撸胳膊 骂了句操你妈的 用高炮给我揍那丫头养的!将军下令之后 我方连夜改装高炮 改装炮弹 调集军事大比武时期的神炮手。开炮前 将军跟神炮手说 给你三发炮弹 你今天要是把这架飞机给老子揍下来 要媳妇给媳妇 要军阶给军阶 要啥老子给你啥!你小子有种没有?神炮手出列 给将军敬了个军礼 一句话没说 之后把上衣一把扒光 赤膊上阵。填弹。计算。屏息。怒眼。咬牙。绷筋。蹙眉。瞄准。咬住。之后就听砰砰砰三声炮响。再看天空 三团硝烟腾起 一片火光乍现。那架飞机划出了一道弧线 栽落了下来!

这是一段传说故事。这个故事当时家喻户晓。大家为之津津乐道。不过 之后的事情便鲜为人知了。

那架飞机被秘密运抵边远偏僻的某厂之后 在解剖研究的过程中 消息被严密地封锁。人们只是从小道消息中隐隐约约地听说 围绕着这架飞机有特务活动 还发生了三次爆za事件!

是的 的确是出现了特务活动和爆za事件。

并且 让您绝不会想到的是 那一连串惊心动魄的故事 就发生在了我们身边 甚至就发上在了厨子小郝、傻子旺财、水暖工金子英和车工史乃慧的身上。

长篇小说《图纸》背后的故事

四十年前,一个十九岁的青年,偶然听到了一个属于国家机密的惊天大案——位于东北大山深处的某兵工厂于某一天,忽然发生了爆炸案,此案未破,紧接着,又发生了两起爆炸。案件神秘莫测扑朔迷离,令人心生惊悚。于是,这个青年,便开始积攒能量,准备依此为主线,创作一部小说。

四十年之后,岁月的积淀,终于为当年的这位青年注入了驾驭文字铺陈故事的能量,于是便开始着手写作。开笔之前,他又想起了那个给他讲述故事的人,便努力要找到他。可是,物是人非,原来的兵工厂已经不再,几经周折终未寻见。

书成后,他还有一个心愿,要寻找到书里的一个主人公,但是造化弄人,依然无果……

他是谁,谁又是内鬼?长篇悬疑刑侦推理小说《图纸》背后的故事

《图纸》一部将悬疑进到底的谍战小说?

公元2017年,悬疑、惊悚、惊险内容的中篇小说《图纸》刊发于大型文学刊物《神剑》文艺,同时,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长篇小说《图纸》也与读者见面。在感谢杂志编辑西元君,感谢工人出版社的葛老师和编辑宋老师的同时,我要感谢一位朋友,40年前相识的赵洪俊。

公元1976年,我被分配在北京工业学院当水暖工,在篮球场上与当时在学校上学的赵洪俊结识。洪俊兄在得知我喜爱写作后,便给我讲述了发生在自己所在吉林省辉南县,隐匿在大山深处兵工厂里,连续发生的三次惊悚,恐惧,神秘的爆炸事件。并于1979年,回厂之后,以书信的形式,把这些故事写在了厚厚的,几十页的纸上。并冒着泄漏国家机密的奉献,将信寄给了我。接到信后,我反复研读,然而,由于当时年龄太小,还驾驭不了那么宏大的题材,因此写作计划一度搁浅。

他是谁,谁又是内鬼?长篇悬疑刑侦推理小说《图纸》背后的故事

?

他是谁,谁又是内鬼?长篇悬疑刑侦推理小说《图纸》背后的故事

当年赵洪俊给我的来信

公元2014年春天,我再次有了创作《图纸》的欲望。我开始全力寻找好友洪俊兄。我想知道那个事件的后续情况。毕竟他跟我简述三次爆炸事件时,受到保密规定的限制,有许多细节,我还不知道。他也不便于透露。几十年后,案件侦破了吗?后续又有那些故事?真的是克格勃在破坏吗?可是,无论我怎么寻找,再没了洪俊兄的消息。按照原先的地址联系,得知原先的兵工厂早已搬迁出大山。再跟所搬迁至的长春和廊坊联系,得到的消息均是查无此人。在网上搜索,联系到了几位曾经有过在辉南县某兵工厂生活经历的人,可是仍没有获知洪俊兄的任何消息。

?

《图纸》被网上评为——烧脑级谍战小说

《图纸》是一部惊险,悬疑,悬念叠生的书。书中讲述了我当水暖工似的那段美好岁月。书中的小郑,石晓辉,骆驼祥子,小常师傅,食堂管理员老梁,患露阴癖的数学家,都确有其人。而我,也却是和小石有过那么一种模模糊糊的恋情。北京工业学院当时果真设有两个禁区,禁区有解放军把守,非特殊工作证,不能随意进入。北京工业学院的5系实验室,果真也有一辆坦克(小说里,我写的是飞机),我们也确实是淘气,钻进去摆弄过,也被保卫部抓过,是我们的师傅出面,才把我们保了出来。有了这些切身经历,《图纸》将会很好看。很惊险。我方缴获了敌方的一家飞机,敌方千方百计地要把飞机炸毁,我方千方百计地要保护飞机,从而获得其中先进的技术。这么一个重要的,国家级的任务,偏偏又落在了患有露阴癖的数学家身上。那么,这么一个有严重心理疾病的人,能否完成任务?傻子旺财,为了获得一把木枪,竟然把标注着禁区保密车间以及那架飞机准确位置的秘密图纸,拱手交给了特务老马,特务老马能否潜入禁区,一举将飞机炸毁呢?还有赵武,如何又死而复生了呢?赵德,为何对我的报案置之不理?最让人揪心的是石晓辉,她为何要零落我,和我绝交,最终选择了自杀呢?我想,这些已经足以让您一口气的把《图纸》爱不释手地读完了。

前几日,为了这部书的即将再版,我终于联系到了小郑,当从电话里,听到了失去联系几十年的我的声音后,他十分激动,吵吵着要立即聚会。我说稍等,我还要找一个人,石晓辉。但是,当我拨通了千辛万苦寻找到的她的手机时,里面传来的声音却是: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公元2018年闷热的夏天,注定要写进些许悲伤。

那就让《图纸》作为一个纪念吧!

千里挑一,《图纸》被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选中,将进行长篇联播。目前已经开始录制。我期待着届时电波穿透云层,把那个惊险。传奇的故事送进千家万户,我希望好友洪俊兄能听到。石晓辉在遥远的异国,也能听到……

《图纸》故事梗概

大山深处。

某保密工厂内,戒备森严、需持有红色通行证方能出入的“禁区”里,悄然运抵一架被击落的敌国飞机。

有小道消息立即传出:敌国欲将其炸毁,阻止我方获取其中的情报。特务已经潜伏至某厂。

一个代号为“TZ行动”的防特反特谍战的行动,拉开惊险序幕!

小金是某厂的水暖工。好友小郝是“禁区”食堂的炊事员。在一天的篮球比赛前,小郝偷偷告诉了小金“禁区”中那架飞机的秘密,并吹牛说自己曾钻进飞机里鼓捣了一番。这激起了小金的欲望。他决定利用“禁区”内墙边儿上那棵歪脖树潜入,可双脚刚在“禁区”落地,便被哨兵当特务擒获!

不日,小金工作的锅炉房忽然发生爆炸,师傅赵武经抢救无效死亡。赵武死后,他身在农村的儿子傻子旺财进厂接班。然而,旺财智力残疾,厂内的工作不能胜任。

小金的业余爱好是写小说。作品屡屡被拒的他开始琢磨重大题材。锅炉房爆炸被怀疑为特务活动之后,他开始悄悄收集“禁区”里那架飞机和特务活动的材料。正准备对怀疑对象秘密侦查时,他认识了恋人小史的爷爷马叔儿。马叔儿当过侦察兵,一系列侦破方法及擒拿格斗的招式,令小金十分受用。

解剖、研究敌方飞机的工作已经展开。由于众多科技人员均被打倒,无奈重任只能落在患有心理疾病——露阴癖——的数学家身上。心里缺陷立即便成为了敌方特务的攻击点,多名漂亮女人的勾引,让数学家无法控制,飞机的解析工作严重受阻。

小金按照马叔儿的启发,开始按照排除法进行锅炉房爆炸的案情分析。他把嫌犯目标锁定在了食堂采购员老梁身上。老梁在警卫森严的厂内,具备频繁出入厂区,和社会上各色人等交往的便利。

全国的各路专家陆续抵达某厂。但一个难题横亘在了专家面前,他们急需一个能够解开飞机当中各种数据的数学公式。

几经周折,通过外交途径,从西德某飞行器研究所获悉了一个重要的情报,一个叫刘英栋的教授,曾经在该研究所担任过首席专家。而某厂正待解析的这架飞机,正是享用了刘英栋教授的研究成果!

得到该情报后,某厂立即和山东M大学取得了联系,但是得到的结果却令人极其失望:从德国回国的刘英栋已被镇压,音讯全无!

小金对老梁的跟踪开始有了成效。他发现老梁每天出厂两次,每次出去都要鬼鬼祟祟地跟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接洽,有次手中还提有一物,似电台。小金开始进行周密的计划,准备在老梁再次跟矮个子男人接触时,一举将二人擒获。不过,实施这个计划他还需要帮手,于是他找到了马叔儿。但是马叔儿并不支持,让他将此事汇报给组织,由厂保卫科长赵德处理。

峰回路转。刘英栋教授有了下落。某厂立即派数学家和物理博士赶往某监狱,以期得到卡在解剖飞机咽喉要道上的数学公式,并让小金一路上负责数学家的安全,保证他不受美女的侵扰。

厂保卫科对老梁的监控结果让小金十分沮丧。老梁和矮个子男人的接触,完全是两个人之间为了一个女人的隐私。不过,小金并没有气馁,为了写小说,继续着他的侦破。不久,他怀疑的目光又投向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能随便接近“禁区”的哨兵,也能随便进出“禁区”,她委屈自己,嫁给一个严重烧伤的残废人,这一切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厂篮球联赛开始。小郝在球场上正在紧张激烈地和对手对抗,一只手悄悄伸进了他装有手表的书包里。比赛结束时,傻子看着小郝非常神气地把手表戴在自己的手腕上,乞求让他戴会儿。小郝不肯。小金见傻子可怜,就给傻子作保,傻子绝不会把他的表弄坏。

回到“禁区”自己工作的茶炉房,傻子对小郝心爱的手表开始了无限好奇。接下来,便将其拆了个零七八碎。

不过傻子的好奇却挽救了小郝,挽救了飞机。第二天中午12点整,正当小郝伸出戴着手表的胳膊,像往常一样,把装满饭菜的饭盒送给飞机里工作的专家时,这块手表将会发生毁灭性的爆炸。

数学家和物理博士在某监狱见到了刘英栋教授,然而,就在刘英栋做出承诺,帮助二人整理出数学公式的第二天却离奇死亡。

经过推理分析后,数学家和物理博士终于在刘英栋的女儿手里,得到了刘英栋曾经的数学公式的运算算稿,不过,要想从一手提箱算稿之中,提炼出那个数学公式,尚需时间和人手。

经过政审,乌尔真教授被批准到某厂参与解剖飞机。然而怪事再起,当数学家赶到火车站迎接时,却不见了乌尔真教授的踪影。乌尔真离奇失踪,某厂组织人力到处寻找未果。可是七天之后,一个乞丐模样的人,却十分艰难地爬行到了厂门口。

小金遭遇了和小史恋爱之后的重大挫折,她对他莫名其妙的冷淡,让他苦恼万分。

小郝为了安慰小金,决定把自己尚未上脚的回力篮球鞋让给小金穿。傻子见了新鞋,一把抢走!

他永远没有正常人的思维,尽管小金叮嘱务必不能把鞋弄脏弄坏,可没几分钟,出于好奇,他就用刀子把鞋割了个稀烂。

傻子的这一割,小郝自然怒不可遏,但却再次意外地挽救了小郝,挽救了飞机。中午12点整,“禁区”再次发生爆炸!

两件心爱物被毁,小郝跟傻子绝交,小金也很生气,开始疏远傻子。孤独的傻子无事可做,便突发奇想,要做一把跟“禁区”哨兵一模一样的木抢。他拎着斧头到处踅摸,“禁区”墙边上,歪脖树伸向墙外的一枝树杈正合他的心意。

“禁区”上空响起了警报,哨兵端着枪赶到,见傻子砍断的树杈砸坏了墙上的电网却奈何不得。

夜幕降临。一道探照灯的光柱晃过之后,一个黑影朝着禁区的围墙窜了过去。可他来到歪脖树下,准备攀入“禁区”,炸毁飞机,却没想到那个伸到墙外的树杈,已经被砍掉了。

小郝很羡慕马叔儿侦察兵的经历。马叔儿便准备托熟人保送。但要对他进行简单的考试,描述他工作的食堂以及周边环境。小郝却做不到。马叔儿便给他留了作业,让他注意观察,强化记忆。第二天,小郝把通过观察印记在自己脑子里的“禁区”内部布局,包括飞机停放的位置,一样不落地给马叔儿做了描画。

小金的女友小史忽然服毒自杀。和之前的锅炉房爆炸,及“禁区”里的两次爆炸相连,一串事情都十分蹊跷。小金翻开了小史的日记本,想从里面找出答案。

小金终于买到了回力篮球鞋,但是准备赔给小郝时,却获知了他和女友自杀的消息。小郝自杀留下了一封因为女朋友怀孕对不起团组织的遗书。

从小史的日记本上,小金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她用密写的方式告诉他,他爷爷是特务,有电台!十万火急,小金即刻赶到了厂保卫科报案,可是厂保卫科科长赵德对此却不屑一顾。

与此同时,小郝的日记中,也爆出了一个惊天秘密!马叔儿在一步步地训练他当特务,同时在提供给他的避孕套上做了手脚,导致女友怀孕,马叔儿以此要挟,命令让他去炸毁“禁区”里的飞机!

真相大白,小金再次匆忙跑到厂保卫科报案,可厂保卫科科长赵德却奚落小金是写小说走火入魔。

傻子的枪一直也做不好,焦躁之中遇见了马叔儿,他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但马叔儿请傻子也帮自己一个忙,找些纸用来包书皮儿。傻子不假思索地便答应,把整个厂区地下供暖管道线的秘密工程图纸给他。

遭到保卫科的嘲讽之后,小金愤然离去。他决心自己来破这个惊天大案。他分析,马叔儿因为没有特别通行证,要想进入禁区,只有最后一招:沿着全厂联网的地下供暖管线潜入。他赶紧给“禁区”茶炉房打电话,让傻子保护好存放在茶炉房中的图纸。接电话的正好是回来取图纸的傻子。得知傻子一心要把图纸送给马叔儿,小金心急如焚,他撂下电话便朝“禁区”跑去。可是没有特别通行证,端着枪的哨兵,将他拒之门外。情急之下,小金只好选择了闯入。然而,训练有素的哨兵却将他一举擒获。

身陷囹圄,小金十分沮丧。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马叔儿随时有可能钻入“禁区”的保密车间,将飞机一举炸毁!被关押的小金焦急万分。焦急当中,他猛然想起了马叔儿曾经教给的一招侦察兵的手段,于是,他巧妙的利用这一手段,成功逃脱。

小金没能截住傻子。马叔儿已经得到了秘密图纸。

逃出来的小金发现了马叔儿潜入地下的痕迹。于是一头也钻了进去!

地沟里,一片黑暗,小金艰难地匍匐前行。一个极其微小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紧接着他又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咳嗽声,是马叔儿,小金判断,他就在前面!

马叔儿显然也发现了身后的人,他故意再次弄出响动,吸引小金暴露出来,之后扣动了手枪的扳机。

小金感到手臂一阵麻木。手里攥着的撬杠当地一声坠地。

马叔儿见小金没了动静,赶紧朝“禁区”的方向窜去。

看着马叔儿爬进了左面的坑道,小金果断地爬向了右面一条坑道,这两条坑道都通往“禁区”,两条坑道在“禁区”汇合后,在终点上方共用一个竖井,从竖井爬上去,推开井盖,上面就是停放飞机的保密车间。

小金一心要快,一定要赶在马叔儿之前到达终点,他要在那里等着马叔儿从竖井里爬山上来,然后让他乖乖地举起手来。

然而,刚爬了几步,却忽然感到胳膊发涨,用手一摸肩膀上黏糊糊的,他这才知道,刚才中弹了。

艰难地爬到坑道的终点,可上方的井盖已经打开了,小金心里一惊,他的第一感觉是坏了,马叔儿已经上去了,飞机保不住了。他急忙要顺着扶手往地面上攀爬,可是受了伤的胳膊却怎么也不听使唤。摔倒在地的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呼喊,有特务!飞机危险!

呼喊微弱了下去,失血过多的小金晕倒了。

他感觉自己睡着了,在梦里,有个军人下到了坑道里,把他给托举到了地面。来到地面,小金觉得很奇怪,身边是那架飞机,厂保卫科的人也都在,各个手里都端着枪,马叔儿也在,他抱着头,蹲在地上,而托举着自己上来的身穿军装的人让他更觉得不可思议,他竟然是傻子。小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想尽力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医院里躺了两天的小金终于醒了过来。陪伴在他身边的是傻子。他开始教训他。说问题很严重,他不该把图纸交给马叔儿。正在此时,赵德来了。小金赶紧把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请求处分。赵德一脸严肃,说处分已经不足以惩戒了。小金被吓得一脸惊慌,以为会被开除厂籍。傻子过意不去,不忍心赵德继续吓唬他,这才和赵德一起道出了事情的全部。

傻子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小金看罢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梦中所见竟然是真的。傻子不傻,是解放军某部的侦查员。

接下来他终于明白了傻子做的所有傻事——他弄坏手表、鞋,砍断树杈,是为了阻止特务老马的破坏,而把图纸送给他,则是要让他钻入埋伏,瓮中捉鳖!一切设计得都那么完美!

飞机成功解密。

庆功会召开之前,赵德带着小金来到了一间会议室。当他把会议室的门推开的一瞬即刻惊呆了!已经被开了追悼会的师傅赵武,居然……

广告位